当前位置:福彩22选5 > 历史军事 > 穿越之纨绔少爷 穿越之纨绔少爷txt下载 加入书签

穿越之纨绔少爷无弹窗 第一卷 来如春梦几多时 第一百五十一章 讹诈

    谓“撞死他”云云,当然只是放狠话,不过方铮并唬萧怀远,直觉告诉方铮,这姓萧的小子不是个好人,貌似忠厚,实则jiān诈,对待这种蔫儿坏的人,必须要像严冬一般冷酷无情。

    萧怀远状似悠闲的走在路上,眉宇却紧紧锁起,满腹心事的样子。

    最近京城暗流涌动,隐隐显示将有大事生,特别是几年没给他下过任何指令的潘尚书昨rì派人找到他,让他留意太子的一举一动,他的心头便如同压了块大石似的,沉甸甸的。留意太子本就是他的任务,可潘尚书特意强调,这就说明京城的局势开始变化了。这种变化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萧怀远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感觉自己踩着了某样物事,软绵绵的。低头一看,吓了一跳。

    光天化rì,热闹的集市中,怎会无缘无故出现一只死兔子?真奇怪……

    萧怀远抬头茫然四顾,正在莫名其妙之时,斜刺里一条人影飞快的窜出,接着动作极快的将萧怀远脚下的死兔子抱在怀里,口中悲怆的大叫道:“小灰!你怎么了?小灰!”

    萧怀远愕然的盯着那人怀里的死兔子,它是灰sè的,想必它就叫小灰?

    接着那位痛失宠物小灰的人抬起头来,用充满悲伤和仇恨的目光瞪着萧怀远,待到看清此人面目后,萧怀远又被吓了一跳,失声惊呼道:“方兄!怎会是你?”

    方铮嗖地一下站起来,语含悲愤道:“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小灰!你这个凶手!”

    国人爱看热闹,眼前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人畜情未了的戏码,百姓们怎会错过?一会儿地工夫,众人已将二人围住,眼含期待的望着方铮和萧怀远,……嗯,还有小灰。

    萧怀远感到十分尴尬。他不太习惯被这么多人注视。因为他地身份本来就见不得光。

    朝前走了几步。萧怀远苦笑道:“方兄。这才几天呀。你就不认识我啦?”

    方铮哼了哼:“少套近乎!你害死了我地小灰!”目光充满了谴责。

    萧怀远辩解道:“它本来就是死地……”

    方铮变sè道:“你……你这个凶手!害死了我地小灰居然还不认帐?”

    围观地百姓当然没明白怎么回事。但看方铮一副理直气壮地样子。反观萧怀远却是一副息事宁人地态度。孰是孰非。一眼便看得分明。

    有好事在人群中起哄:“太不要脸了!赔礼!快赔礼!”

    舆论地力量是巨大的,不得已,萧怀远苦笑着朝方铮怀里的小灰拱了拱手,歉疚的道:“小灰兄……唉!”

    话未说完,萧怀远慨然一叹,要他向一只死兔子赔礼,委实太过难为他了。

    凑到方铮耳边,萧怀远悄声道:“哎,玩也玩够了,可以了?别装模作样了!”

    方铮一边伤心地抽噎,一边用细若蚊呐的声音道:“赔钱!一百两!”

    萧怀远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开什么玩笑!”

    一只死兔子居然讹他一百两银子,这家伙吃错药了?

    方铮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小灰!我的小灰呀!它不离不弃陪伴了我五年,我一直拿它当亲儿子看待,没想到飞来横祸,竟惨死在某人的臭脚之下,白人送黑人,何其痛也!小灰……小灰灰……魂兮,归来!呜呼哀哉……”

    围观的百姓们被方铮地真情流露所感动,纷纷大声指责萧怀远的莽撞。

    众怒难违,萧怀远擦着汗,面sè难看地凑到方铮耳边低声道:“行行行,一百两就一百两,我认了!方兄您就收了神通!”

    说完萧怀远咬了咬牙,万分心痛的将一张银票塞在方铮手里。——今rì出门没看黄历,竟然碰到这位煞神,大大不吉,破财消灾,萧怀远打算赶紧回去睡觉。

    方铮眼珠子一转,低声道:“我要去你家……”

    萧怀远一楞,下意识道:“……那可不行!”

    “小灰灰……”

    “行行行!唉……今rì不该出门,不该啊!”

    方铮悲伤地表情立马一换,笑眯眯的道:“萧兄果然是个好客地人,在下只有却之不恭,接受你的盛情邀请了。”心下高兴不已,影子没办成的事儿,少爷我一出马就搞定。盯什么梢呀,直接上他家里去不就得了么。

    萧怀远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我有盛情邀请吗?还不是被你逼的,无耻!

    方铮没理会萧怀远恶劣的态度,亲热得跟亲兄弟似的,勾着萧怀远的肩膀,在围观百姓愕然的注视下,坦然自若的分开众人,走向不远处的小巷。

    当然,那只充当了重要道具作用的小灰灰也没忘顺手捎上。

    萧怀远的家虽在城内,但位置有些偏僻,在一条不知名的小巷中,而且并不大,仅只一套二进的宅子,比起方府的豪华来,萧家简直可用“寒酸”来形容了。可以肯定,萧怀远绝对不是个有钱人。

    萧家只有一位老仆人,据萧怀远说,他上无高堂,下无妻儿,是个典型的光棍汉。只有这位老仆人终年相伴。

    “哦——难怪你跑青楼里偷听别人的风月之事,闹半天原来自己是个光棍呀!”方铮恍然大悟,同时对他的变态行为表示了一定程度的理解,男人嘛,不能憋,一憋就容易坏事,偷听别人办事还算好,那些偷看女生大便的,真不知他们怎么想的……

    萧家的老仆人闻言一楞,接着不敢置信的盯着萧怀远,目光中充满了谴责和对萧怀远自甘堕落地痛惜……

    萧怀远尴尬道:“误会,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方铮大大咧咧打断他:“哎,甭说了,解释就是掩饰,沉默是金呀!—这位老伯,麻烦您帮在下把这兔子的皮剥了,内脏清理一下,多谢……”

    方铮不由分说便将老仆人打走了,根本不容萧怀远解释什么。

    “方兄,请到前厅奉茶。”萧怀远叹息了一声,无奈道。

    尽管方铮是个恶客,但萧怀远却不得不拿出主人的风度,这会儿把他赶出去也来不及了,除非自己连夜搬家。

    “哎呀,萧兄,咱俩就别整那些虚头巴脑地东西了,赶紧找找,有没有木炭,铁叉,火架什么的。”方铮进了萧家丝毫

    己当外人,前厅还没进呢,就满院子找起了东西。

    “你找这些干什么?”

    “烧烤呀,多少年没吃过了,那味道……啧啧!”方铮吞了吞口水,穿越之后确实没吃过自己烤的东西了。

    …………

    小灰灰很新鲜,嫩滑爽口,边烤边撒上细盐,比之寻常的菜肴美味多了。萧怀远吃得很没有风度,嘴角流油也顾不得擦,一则确实很美味,二则——他嘴里嚼的兔肉是他花了一百两银子买下来的,怎能不吃个痛快?

    “方兄,你不是说你拿小灰当儿子看待么?虎毒尚不食子,你却吃得津津有味,实在是没人xìng啊……”萧怀远边吃边调侃道,眼睛微微眯着,一副不怀好意地样。

    方铮一楞,接着笑眯眯的道:“非也非也,萧兄你听错了,它不叫小灰,叫萧灰,哈哈,知道啥意思不?”

    “……你真是个无赖啊!”萧怀远食yù全无,福彩22选5:悻悻的放下了啃得正欢地兔肉。

    方铮毫无顾虑的大口啃着,嘴里含含糊糊道:“说说,上次你不是跳河了吗?怎么没淹死你?”

    萧怀远闻言脸上泛起几分“往事不堪回”之sè,语含沧桑道:“……别提了,那天真的差点淹死我了,幸亏我扯了根芦苇管,然后躲在淤泥里,整整躲了一天,晚上才爬出来,跑回了家,唉!劫后余生呀!”

    方铮不由同情道:“所以说,多行不义必自毙,萧兄啊,以后做人还是要堂堂正正的好……”

    萧怀远瞪眼道:“我怎么就多行不义了?”

    方铮冷笑:“明人不说暗话,你鬼鬼樂樂在我影子地秘密聚集地门外干嘛?你到底受何人指使?”

    萧怀远叹了一声:“方兄,真的不便相告,我与你是友非敌,方兄何苦一再相?”

    方铮摇头:“你别拿我当傻子,这事儿既然说到这份上,我就直说了,我不知道你是哪部分的人,或许是太子,或许是潘尚书,或许……是皇上。但你最好给我交个底,我对你印象不错,不希望你我之间将来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出来。”

    萧怀远笑了笑:“方兄勿要苦苦相逼,这几rì你派影子跟踪我,你以为我不知道?若我对你有敌意,哼哼,我能轻松甩掉跟踪,又岂不能轻松干掉他们?我今rì带你来我家,也正是向你表示我的善意。至于我的身份,绝对不能说,到了该你知道地时候,你自然便知道了。”

    这家伙简直是油盐不进啊!方铮懊恼的瞪了他一眼。不过方铮心中还是选择了相信他地话,几次交往,他也能感觉得到,萧怀远确实对他没有任何敌意,反倒两人之间有些惺惺相惜。男人之间的交情很奇怪,有时候对方一句话说出来,几乎马上就能判断出是该相信还是不相信,这似乎是天生地直觉。

    而方铮和萧怀远之间的交情就更奇怪了,他们随时在信任与猜疑之间左右摇摆,似友似敌,不可捉摸。方铮觉得这种交情很有意思,有点“与狼共舞”地味道,当然,“狼”是指萧怀远。

    萧怀远适时转移了话题:“方兄已身为影子头儿……”

    “停!打住!”方铮不满道:“故意恶心我?叫我影子领不好吗?什么头儿头儿的,难听!”

    “咳咳,……对,影子领,你最近有没有察觉到京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萧怀远的目光颇有深意。

    方铮摇头,最近影子的老弟兄们暂时没任务,奉命休整,训练基地还在修建,新人手还没招募,他根本没注意到有何不妥。

    “方兄,京中局势不稳啊……”萧怀远的眼中蒙上一层深深的担忧。

    “什么意思?说清楚点。”方铮被萧怀远的语气吓到了。

    萧怀远摇摇头,这只是他个人的判断,根本毫无根据,不能说得太明白。说了这半句话,他便已经觉得失言了。

    方铮疑惑的看着缄口不语的萧怀远,这家伙没头没脑的说了半句话到底什么意思?局势是指什么?太子?潘尚书?或是皇上的那几位皇子?自古皇族中夺嫡流血之事常有,当然,不安分的大臣武将造反也不少,如今华朝虽说表面看起来平静,实则暗地里风云涌动,对于这个,方铮做官rì久,多少还是有点察觉。萧怀远说的“局势”,怕是跟夺嫡造反有关。

    萧怀远既然不愿说,方铮也不能逼他,影子掌握在自己手中,既然京中局势不稳,四处打探一下,或许能找到蛛丝马迹。

    方铮笑眯眯道:“你不说算了,反正我知道你家住哪儿了,有什么事我就来找你……”

    萧怀远苦笑道:“今天带你进门之后我就觉得自己犯了很大一个错误,以后恐怕被你讹上了,……唉,我平rì不像这么不冷静的人啊。”

    方铮笑道:“得了,谁还求不到谁呢,以后有什么事儿,你也可以找我帮忙嘛……”

    两人聊了很久,直到入夜掌灯时分,方铮才意兴阑珊的告辞。

    临走萧怀远将方铮送出门口,方铮回头细细打量了一下萧家的宅子,一副犹豫不定的模样,令萧怀远有些奇怪。

    “方兄,怎么了?”

    叹息了一声,方铮道:“本来我是个报复心挺强的人,你害我烧了自己的房子,我本该把你家的房子烧了,这才叫公平合理,可我看你好象也富裕……”

    萧怀远吓得连连摆手道:“方兄你可别打这主意,这可是我家的祖产……”

    “得了,放你一马,你若稍微富裕一点儿,这会儿恐怕房子早就烧起来了……”方铮摇着头,无比惋惜的走了。

    “…………”萧怀远擦着汗,庆幸不已,看来穷也有穷的好处啊。

    出了萧家的门,方铮面sè凝重的直奔城西,找到了温森,将所有休整的影子属下们分别都派了出去,这才安心的回了府——

    以下不算钱---——

    今天码字的时间比较少,抱歉抱歉……

    另:月底了,月票成绩如此惨淡,微臣心中有些惭愧呀!各位皇上们还有票吗?给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福彩22选5
穿越之纨绔少爷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福彩22选5 www.wdtep.com.cn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彩票论坛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 北京pk10开奖直播下载 中国福彩 幸运飞艇几点开始
赛车pk10开奖 快乐8走势图 宁夏11选5开奖 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足球比分足球直播网
贵州十一选五网址下载 云南11选5开奖号码 中国足彩馆 幸运飞艇代理 山西十一选五手机版
分分彩后一稳赚公式 南国彩票论坛 赛车pk10五码技巧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3d试机号后分析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