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彩22选5 > 历史军事 > 穿越之纨绔少爷 穿越之纨绔少爷txt下载 加入书签

穿越之纨绔少爷无弹窗 第一卷 来如春梦几多时 第一百八十九章 提审(上)

    穿越之纨绔少爷第一百八十九章提审(上)

    尚书坐在牢房中。怔的望着头顶一扇一尺见方都天窗出神。

    外面的天气很好。他从这扇小窗便能看见。只是不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也许自己再次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之时。便是上法场的那一天了?

    是非成败转头空。他从没想过谋反对还是不对。他只知道成王败寇。历史上多少天纵英才的圣明君主。开国皇帝。他们本来不就是造反起来的么?只是史书的渲染。掩盖了他们谋朝篡位的野心。如果自己这次谋反成功了。史书上想必也会将他这位推翻暴君的新朝开国皇帝吹嘘妙笔生花?

    “呵呵。只是败了。如此而已。”潘尚-在牢中露出了释然的笑容。喃喃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守在牢外的影下属见潘尚书喃喃有声。不由支起耳朵。想听听这位失败的谋反者嘴里会说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结果他失望了。潘尚书喃喃自语了一句后。又闭上眼睛。开始养神。天牢内昏暗的火把照shè下。潘尚书的身影显愈加苍老凄凉

    “潘文远。出来!人要提审你!”名影子下属恶声恶气的朝牢内呼喝

    潘尚书睛骤然睁。眼中泛起分清冷。

    “不哪位大人要审老夫?”尚书仍坐在牢房内唯一的小床上。气定神闲的问道。

    “问那么多做什么?赶紧出来!”影子丝毫给他面子。毫不客气的将潘尚书拽出了大牢。

    刑部在华朝负责审种律法。核各的的刑名件。以及会同九卿审理死刑案件。

    不过由于潘起谋反一案太过重大。所以潘尚书打入天牢重囚之后。刑部官员上到尚书下到司仆。没有一个人敢提他。而且影子下属按方铮的命令十二个时辰轮番派人守在潘尚书的牢房外。任何人不接近探视。

    潘尚书来到刑部大堂。见坐在正堂两侧的官员们正冷冷的看着他。潘尚哂然一笑。

    三公六部九卿全都齐了提审尚书是件大事。尽管皇上吩咐三法司和刑部不的干预方铮问案。可他们仍然来旁听了。他们想听一听华朝第一权臣在他生命中最后的一次演出会说出什谢幕的台词。

    刑部尚书名叫楚松。五十多岁的年纪。由于不畏强权。断案铁面无私。在朝为官颇为低调与潘党素瓜葛。所以尽管这次的清洗。他的刑左右侍郎都被抓了但他本人却安然无恙。反而因不惧权贵被皇上。加封了一级爵位。

    论理本应由他来审潘尚书。无奈皇上下了圣旨。此案交由方铮独审。楚只好委屈一回。坐在了正堂大案之侧。

    刑部捕快衙役分列两边。手执风棍。并没有像以前那般大呼小叫的唱喝着“威武”。而是面sè迟疑的离潘尚书隔开好几步。左右互视。个个都是一副畏缩不敢上前的模样。

    虎死威犹在。潘尚就算垮台了但他平rì积威甚深。以至于潘尚书如今乃待罪之身。却也没有人敢接近他。

    “呵呵。各位同僚都来了。怎么都来看看老夫是个怎样的下场。然后拍手称快。弹冠相,?都说墙倒众人推。此言不虚啊。呵呵。”潘尚书毫不在意的捋着胡子笑道。一如他在朝堂上一般跋扈。

    “潘文远!你太放肆了!死到临头还如此猖狂。你难道不知过完堂后。便是你被千刀万剐之时?”楚玮松咬着牙yīn森森的道。

    “哈哈哈哈。过堂不知哪位大人来审我啊?便请在堂上正坐。天下官员。半数出自老夫门下。说老夫乃半壁江山之主也不过分!老夫倒想看看。何人有资格审我!”潘尚书大笑道。鹰眼扫过堂侧就坐的众官员。见他们纷纷面露尴尬之sè。潘尚书的神情不由更加讥诮了。

    “你们这群满肚子男盗女之人。以为穿上官衣。戴上官帽便是人上人了么?哼!在皇帝眼中。你们只不条尚有利用价值的狗而已。一旦这条狗老了不能帮他咬人了。皇帝便会杀了这条狗。做成桌上的菜。将你们一口口吞进肚里!”

    “审我?你们谁有资格审我?你们这群懦夫!若非差之毫厘。老夫今rì便已是九五万乘之。你们在坐的一个都跑不了。全都的被老夫满门抄斩!”

    众官员纷纷大怒。又捏紧了拳。不敢出声驳。盖因潘尚书积威实在太深。独霸朝堂三十年。呼风唤雨。一手遮天。虽然在坐的这些官员并非潘党中人。但平rì里总秉着惹不起。躲的起的做官原则。久而久之。多年下来。他们在心理上对潘尚书也形成了一种潜在的惧怕心理。所以潘尚书此刻站在刑部大堂上。指着众官员的鼻子呵斥怒骂。满堂官员竟没一个敢张口。于是形成了一幅非常诡异的罪犯骂官的景象。

    “啪!”

    潘尚书正站在刑部大堂内。睥睨群臣。飞扬跋扈之时。一只缎面方头布不偏不倚的砸中了潘尚书的后脑勺儿。

    堂内的众官员被这突如其来的惊艳布鞋给吓楞住了。谁这么猛啊?太……太解恨了!

    “谁?是谁暗算老夫?”潘尚书勃然大怒。飞快转身。寻找着使yīn招儿的凶手。

    “那谁。老温啊。去帮我把鞋捡回来。妈的!这老小子太让我生气了。下回再嚣张。老扔板砖侍侯都他妈快死的人了。的意个球啊!数丈之外。一个年轻的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潘尚书定睛一看。见偷袭他的人正是方铮。不由道:“原来是你这小痞子!”

    这回换方铮勃然大怒了。在影子下属们的簇拥下。方铮几个箭步冲上前去。一脚狠狠踹在尚书的**上。直踹的潘尚书“哎呀”惨叫一声往前趄了一下。

    方铮还不解恨。冲上去便待继施暴。温森赶紧上前拦住了他口中劝解道:“大人。大人。未审之前。不宜动刑大人。还是先开始审问……”

    方铮不管不顾的上前猛踹。边踹边道:“……敢骂老子是痞子!摸着良心说你见过如此俊的痞子吗?老温你别拦着我你去帮我审他。我踹我的。你别管……”

    自打方铮出现。潘书便不复方才嚣张的模样。连潘尚书他自己都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来。潘尚书的谋反行动。其实是被眼前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打败的

    被方铮踹过几脚之后潘尚书便底的放弃了以气势力压主审官的策略。他知道在这个不怕的不怕的年轻人面前。气势对他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于是潘尚书只好惨叫着满堂绕着圈子四处乱跑口中不停的大叫着救命。这会儿别说睥睨群雄的气势了。简直跟抓进衙门的小贼没什么两样。

    见他到处乱跑。害自己几招姿势漂亮至极的佛山无影落了空。不由更是大怒。追着潘尚书身后满堂跑。边跑还边大喝道:“你个老装逼犯!站住!有胆跟我单挑……”

    一时间。一个人抱着脑袋在刑部大堂满世界狼狈逃窜。一个在后面张牙舞爪大呼小叫。不时还亮出两脚如同神来之笔的凌空小飞腿。

    特意过来旁听审案的三公九卿六官员们。就这样傻眼望着大堂内一片鸡飞狗跳。乌烟瘴气的景象。人人都处于石化状态……

    直到最后。两人都跑累了。潘尚书捂着腰。不停的咳嗽。口中直唤“哎哟哎哟”。而方铮也斜斜的靠在大堂正中的书案上。大口喘着粗气。

    众官员仍在石化中……

    “你……你个老东。……练过御女心经跑起来够快的啊……”方铮浑身无力。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你……你个小子也……不*。就耐力差点。还的多锻炼……”潘尚书不甘示

    官员们过神来。在底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方大人玩的哪一出啊?没过一会儿。两人又相惜了?

    喘会儿气。方铮渐渐恢复了jīng神。回头一扫。众官员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瞧着他。看的他颇有些不好意思。故作端庄的咳了咳。绕身走到大堂的书案后。举起案上搁着的惊堂木。用尽全力的拍了下去……

    “啪!”

    堂内众人皆被吓了一跳。然后俱都盯方铮。等待下文。

    方铮却楞住不一语。了惊堂之后。接下来应该说什么?他全都不知道。

    “大人。您应该“升堂”……”忠心耿耿的温森凑在方铮耳边轻声提醒道。

    “对!升堂!”意犹未尽的方铮又抓起惊堂木狠狠拍了一下。

    “威——武——”站在堂内两侧的刑部衙役们有气无力的喊了两声。

    “都快死了吗?一点儿jīng气神都有!重来!”方铮不满的大喝道。

    “威——武——”回声音大了

    方铮还是不满意:“卡!卡!不行!要有底气!底气明白吗?就是一身正气!你们是衙役。是官兵。不贼!邪不胜正。要喊出你们的气势来!再来一次!”

    “…………”“…………”

    调教衙役花了一柱香的时间。这会衙役们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走路都带风。可坐在下面旁听的官员们又打起了呵欠。见方铮面sè不善的看着他们。似乎大有他们也调教一番的意思。众官员急忙挺直腰板。正襟危坐。

    潘尚书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大叫道:“小痞子。要审便快审!罗嗦什么!”

    方铮从怀里摸出几张写的密密麻麻的纸。随意的瞅了一眼。一拍惊堂木。喝道:“潘文远。我问你。十十五。神武军叛乱一事。可是你起的?”

    潘尚书冷笑道:“不错。老夫敢做敢当。正是老夫主谋。”

    “好。书记官。一不漏的记上!”方铮咬着牙道。

    “潘文远。我再问你。主谋之中。除了诛杀的赵虎之外。还有什么人?老实交代!”

    “哼!没有了!”

    “没有?死到临头不老实。你幕僚林青山难道不是主谋吗?莫非你老糊涂了。记xìng不好?”

    “…………”

    “…………”

    接下来的审讯似乎进入了僵持阶段。潘尚书只是不停的冷笑。无论方铮问什么。他都不开口了。

    “有人举报你逛青楼叫粉头完不给钱。哇!你的人品很低劣啊!有这事儿吗?”局面打不开。方铮也改变了策略。杜撰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让他开口。

    “………”

    “你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啊。书官。记上。潘逆对此罪状供认不讳。”

    潘尚书脸sè顿时变的铁青。连嘴角的冷笑也没那么自然了。

    “还有人举报你在街上摸一个六十多岁老太婆的**。靠!禽兽!有这事儿吗?”

    “………”

    “有人举报你伙同潘党中人。在大街上偷别人的钱袋。简直太无耻了!有这事儿吗?”

    “………”

    时间渐渐过去。不管潘尚书如何闭嘴不言。方铮却已将二十条大罪。五十条小罪。甚至有关道德范畴的罪名。比如跟儿媳偷情。偷看隔壁宋寡妇洗澡。上早朝不穿内裤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罪名。全都硬安在了潘尚书头上。

    潘尚书老脸已气的通红。站在堂中。拳头握的紧紧的。咬着腮帮子。两眼冒着仇火花。大有冲上前跟方铮拼命的架势。“你别这样看着我。怪吓人的。以为不承认我就你没办法?哼哼。我有人证物证。书官。记上。逆默认所有的罪状!再加一条。提审之时。潘逆恐吓主审官。被英勇无畏的主审官痛斥。潘逆慑于主审官的凛然正气。当场痛哭流涕。悔恨的以头抢的……哇哈哈哈哈。”

    旁听的官员冷汗淋1。这位方大人也太不要脸了?这份口供除了潘逆亲口承认自己谋反外。其他的根本都是栽赃陷害。冤狱。**裸的冤啊!“哼。方铮小儿。你以为随便罗织这些罪名诬陷老夫就没事了?老夫数十年为官。自问行正。站的直。纵然犯了谋反罪。那也是堂堂正正的起兵。士可杀不可辱。岂能容你这黄口小儿肆意构陷?”潘尚书直挺挺的站在堂上。凛然道。

    方铮闻言。难正道:“好。既然你这么说。当着朝中众位大人的面。我也跟你说句实话。什么罪名并不重要。光你谋反这一条。就足够将你九族凌迟了。所谓提审。只走个过场而已。你承不承认都没关系……”

    潘尚书打断了方铮:“老夫自知已无幸理。但你们也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夫在朝中经营数十年。你们以为抓几十个人就万事大吉了?老夫门生遍布天下。依附老夫的大小官员何止上千?再加上军中将领。民间世家。你们抓到吗?皇上昏庸无道。宠信jiān。华朝之衰败。已然深入骨髓。病入了。夫不是第一谋反之人。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等着。数年之后。老夫之潘党又将东山再起。为老夫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福彩22选5
穿越之纨绔少爷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福彩22选5: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福彩22选5 www.wdtep.com.cn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今天3d试机号 房卡麻将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21点游戏 七乐彩预测
七乐彩出球顺序 湖北11选5体彩通 云南十一选五彩票开奖 辽宁风采35选7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改单电话 广东十一选五技巧秘籍 赚钱宝 德州扑克教学 体彩排列三
云南11选5任三投注技巧 双色球胆拖投注计算器 山西11选5推荐号码推荐 大乐透玩法 辽宁35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