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彩22选5 > 历史军事 > 穿越之纨绔少爷 穿越之纨绔少爷txt下载 加入书签

穿越之纨绔少爷无弹窗 第一卷 来如春梦几多时 第二百三十二章 萧怀远登门

    午时分,温森卜门了,他依照方铮的命令。,盡在**暗中将匪悦”赵俊劫了出来。

    秘密派人把他押送回影子营地后。温森连夜对他用刑,那小子果真是个胳包,半个时辰后便吃罪不住,全都招了。

    “招了?”方铮有点惊愕,甚至有点失望:“他怎么就招了呢?”

    温森满头大汗,合着你希望他不招才好,对?

    方铮恨恨的拍了拍大腿,骂道:“这个没骨气的东西!太让人失望了!”

    说完方铮一把扯住温森的前襟,咬牙道:“说!”

    温森大惊,结结巴巴道:“犬,,大人,你要属平,说什么呀?”

    方铮脸孔带着几分狰狞,恶声道:“说!”你有没有对他使美人计?”

    温森闻言,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有这么个不着调的顶头上司,是他的悲哀呀。

    见温森擦着冷汗,指天画地誓说没有,方铮这才放了心,笑眯眯的道:“这就对了,有美人计也不能对他使呀,以后想使美人计,先让我试试,””

    二人乘着马车,身后跟着大群侍卫。到了城西郊外的影子营地。

    营地经过近半年的修建,已经竣工。它依山而驻,傍水而邻,鉴于影子这个特务机构的隐蔽xìng,营的四周戒备森严,若无方铮和温森亲手签的手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赵俊被关在营地自建的牢房里,牢房网网修成,赵俊很幸运的成为影子营地的第一个犯人。不过影子属下也没怎么虐待他,只是把他的手脚拷住,关押在一间小小的监房中。

    看到方铮走进来,衣衫褴褛的赵俊失神的双眼亮了一下,接着手脚并用的爬上前,哭嚎道:“方大人。方大人!我错了!我以前不该那样对你,我是受人指使,逼于无奈呀,方大人,饶我一命!我知道的全都说了,”

    说完赵俊不停的朝方铮磕头。脸上眼泪鼻涕糊成一团,看上去恶心。

    方铮嫌恶的捂了捂鼻子,对温森道:“他怎么成了这副德xìng了?你到底对他动了什么刑?我怎么觉得他好象被几个个大汉强暴了似的,”

    温森陪笑道:“大人,是这小子太过脓包,咱们只是扇了他几耳光。然后把准备用在他身上的刑具摆了出来,他就当场吓得尿裤子了,根本没怎么逼他,他自己就招了。”

    方铮啧啧有声道:“还以为这小子嘴有多硬呢,原来是个银样蜡枪头,估计他那话儿跟他的嘴似的。中看不中用,该硬的时候硬不起来。女人跟了他,得倒霉一辈子,”

    温森大声夸赞:“大人目光如炬。一语中的!若论坚硬伟岸,赵俊哪能跟大人相比?别说他了,将咱们整个华朝的男人来回数上一遍。大人之雄壮,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呀”

    方铮被夸得眉开眼笑,颇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哪里哪里,普通雄壮而已,除了雄壮,我还有很多优点,比如持久”

    华朝特务机构的两大头目,在一间小小的监牢里嘿嘿jiān笑,猥琐的笑声吓得一旁磕头的赵俊打了冷战,下体又感觉到一阵温热的湿意,方铮笑眯眯的道:“听说你招了?”

    赵俊忙不迭点头:“招了,我全都招了”大人,饶命啊!”

    “混蛋!”方铮勃然变sè,大怒道:“你为何要招?”

    “啊?”赵俊傻眼了,为何要招?不是你们要我招的吗?

    方铮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痛心道:“骨气!骨气啊!小赵同志!你就不能稍微表现出一点儿宁死不屈的意志?你就不能多扛一会儿?你一大男人臊不臊得慌?扇你两耳光你就吓得什么都招了,简直太不要脸了,”

    方铮越说越气,口沫横飞的独自在监牢皂骂了赵俊大半天。温森擦着满脑门的冷汗,半句话都不敢回。只不停的陪笑。

    赵俊已经被骂得人生价值观完全紊乱了,待到方铮骂声稍作停顿时。赵俊瞅了个空档,怯怯的插嘴道:“方大人”那我到底招还是不招?您给拿个主意方铮一楞,接着非常鄙夷的“呸”了一口,大声道:“招!当然要招!不招我把你下面那玩意儿切下来喂狗去!反正留着也没用。”

    赵俊吓得一哆嗦,赶紧道:“有用。有用的”

    方铮斜睨了他一眼,yīn声道:“还敢顶嘴?老子把它切下来,不就没用了么,”

    见赵俊噤若寒蝉的模样,方铮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说,你要取我xìng命,是受何人主使?”

    赵俊嗫嚅着嘴唇,十晌,才低声道:“我只认识上面的一介。人,此人姓扈,名云生,”

    “扈云生?”方铮皱着眉,想了半天也没印象,看了看温森,见他一个劲儿的摇头,显然对这个名字也感到很陌生。

    “扈云生是做什么的?一般在哪里活动?”

    赵俊舔了舔干枯开裂的嘴唇。沙哑道:“他是京杭人士,对外的身份。是走南闯北的皮货商人,我于三年前认识他,那时我科考落榜,正是万念俱灰之时,后来在小酒肆喝酒解愁的时候认识了他,他告诉我。有办法让我勿需科考,便能当官儿,他说他认识手眼通天的人物,只要我愿为他效命,他便能保我做化品官吏,”

    “他有没有说他认识的那个手眼通天的人物是谁?”方铮盯着赵俊的眼睛,沉声问道。

    赵俊摇摇头:“三年来,我为他在京城打探,甚至暗中行刺过不少人。可他从不告诉我,他后面的人物是谁,而且每次有任务,都是他主动找到我,但我想找他却怎么也找不到,”

    “你貌似不会武功?就你这货sè,还敢行刺别人?能成功吗?”方铮狐疑的皱起了眉。

    赵俊讨好的笑道:“大人目光如炬,我虽不会武功,可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比功夫我当然比不过人家,不过若将人引到暗处,再趁其不备,狠狠敲他一闷棍,神仙也难防呀方铮闻言满头黑线,心有余悸的摸了摸后脑勺儿,这家伙说得太他妈有道理了!

    方铮叹了口气,难怪赵俊上面的人在青龙山灭他的口失败以后,便不再继续行动,原来赵俊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人家早算怎么逼供都白搭,问也是白问。

    揉了揉脸,方铮转头看着温森。却现他也是一脸的苦涩。绑票一案的线索,仿佛到赵俊这里就完全掐断了,若想追查出幕后主使之人,难如登天。

    他们明显是一个结构严密的组织,这个组织里的上下级之间都是单向纵向联系,就算其中一人被抓。也套问不出什么情报。方铮暗暗感到心冷,结构严密,行事残酷冷血,我什么时候招惹到他们了?或者说。我在朝堂中的地位挡了家人的路。所以必要将我除之而后快?

    “赵俊,你提供的情报,说句实话,很没有价值。”方铮冷冷的道:“若你只知道这些,那就对不住了,你这人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我只好把你就地正法了。行刺并且绑架朝廷命官,本来就是死罪,现在把你杀了也不为过。”

    赵俊闻言大惊,他现在早已不复青龙山时的嚣张模样。如令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还有嚣张的资本?他最怕的就是方铮安现他已没了利用价值,一刀把他砍了。

    毕竟他与方铮除了谋害与被谋害的关系外,两人还互为情敌,以方铮的秉xìng,很难说他会不会真的杀了自己。

    赵俊吓得浑身抖如筛糠,身子不住的抖索着,面sè苍白的夫叫道:

    “大人!方大人!别杀我!别杀我!我还知道一个情报,求大人饶我一命!”

    方铮和温森眼睛一亮,大喝道:“赶紧说!”

    赵俊满面惊恐,呼吸急促的道:“大人”我有一次见到扈云生时,听他一个人自言自语,我依稀听到他说‘扬州”‘主子。云云”

    说完赵俊磕头如捣蒜,边哭边道:“大卢,知道的我都说了,我真的什么都说了!求大人饶我一命啊,”

    方铮眼睛一亮,扬州,那个幕后主使之人莫非跟扬州府有什么瓜葛?莫非那人就住在扬州?可扬州那么大,人海茫茫,这年头又没有照片。从哪里找起呢?还有什么“主子”这些关键词合起来,一个模糊的轮廓在方铮心中渐渐成了形。

    方铮对温森道:“赶紧吩咐下去,派几个得力的影子老弟兄,连夜赶赴扬州,着手调查,顺便叫赵俊把扈云生的相貌,一定要把他背后的那个人挖出来!”

    温森忙恭声应命,转身出去安排了。

    瞧着惴惴不安的赵俊,方铮笑眯眯的道:“赵兄,公事说完了,接下来咱们说说私事儿”

    赵俊此时生怕方铮把他杀了。一了百了,闻言结结巴巴道:“什么”什么私事?”

    方铮笑得如天官赐福般和善:“私事嘛,就是你的那位未婚妻,罗月娘姑”

    赵俊猛然抬头,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我的!”

    “嗯?”方铮眉头一皱,语气不善道:“你的?瞧你这熊包样儿,你配得上她吗?什么你的?你不就挂了个未婚夫的名头吗?又跟她没有夫妻之实,她不是个物件儿,也不是件东西,凭什么说是你的?听你说话就知道,你丫绝不是个尊重妇女同胞的主儿,你哪点配得上她?”

    赵俊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说错话了。现在人在屋檐下,能不能保得住命还两说呢,自己吃了豹子胆,敢跟方铮抢女人?真是活腻味儿了。

    赵俊赶忙陪笑欢口道:“您的,她是大人您的,”

    方铮一副孺子可教的满意表情。拍了拍赵俊的肩,笑道:“自古识时务者为俊杰,很好,你果然是个俊杰!明儿你就写一封退婚书交给我。当然,我也不会让你吃亏,目前你就暂时在这里住着,等这事儿过去了,我就放了你,然后给你买座大宅子,再在青楼买两个sè艺俱佳的清绾人送给你,只要你下次见罗月娘时,别说是我逼你退的婚就行,怎么样,成交吗?”

    赵俊原本对罗月娘还算有几分感情。可感情这东西不能抵命呀!

    他的小命现在还死死掐在方铮手里呢。他又怎敢不答应?再说罗月娘惯来表现得很强势,赵俊与她相处,向来颇多不合,今rì受了方铮威胁,与她退婚,赵俊倒也没表现出什么很大的不舍,反而很是爽快的答应了。

    方铮见赵俊答应退婚,心下不由大喜,满意的拍着赵俊的肩道:

    “不错不错,赵兄如此上道,我感到很欣慰。你放心,不出意外的话。你一定能活到八十岁,妻妾成群。享齐人之福,儿孙满堂,享天伦之乐,哇哈哈哈哈!”

    说完方铮大笑着走出了监牢,只剩赵俊面sè苍白的呆立在监牢中,不停的擦拭着额头上冒出的冷汗,走出牢房。方铮伸了个大大的懒腰xち舒坦的叹了口气,接着他的心情却莫名的开始不安起来。

    逼着赵俊退婚,这事儿”是不是干得有点不厚道?虽说赵俊那种人并不是什么好鸟,但他毕竟是罗月娘的未婚夫,他们双方父母在世时许下的婚事,如今就凭自己一句话,赵俊说放弃就放弃,这小子心里难道不记恨?赵俊记恨到是小事,方铮现在最担心的是,罗月娘若知道是他逼着赵俊退婚,不知会有何反应?一可以想象,她绝对不会夸他办事得力就走了。

    奇怪啊,别的纨绔子弟欺男霸女怎么就干得那么有声有sè,而且还风生水起,兴高采烈。为何轮到自己就显得特别心虚?莫非是因为本少爷良心过剩?这对立志做一个纨绔少爷的方铮来说,可不是个好现象。退婚就退婚,是本少爷逼的又怎么样?对这种封建婚姻,就应该一板砖把它拍翻在地,否狠狠踏上一只脚,让它永远翻不得身!除去了封建的枷锁,才能呼吸zì yóu的空气,本少爷这是在做善事呀!

    从心虚到理直气壮,方铮的心路历程只经过了短短的一瞬间便完全转变过来了。

    拂了拂系得宽松的文士方巾,方铮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大摇大摆的便往营地的辕门外走去。今rì卑罗月娘退了婚,如此善举,正该晚上与胖子去秦淮河的画舷喝顿花酒,以示表彰,话说,画船上貌似也有很多不幸的少女少*妇等待方家人去拯救呢”

    方铮回到家时已快入夜了。孙管家在门口等他,见方铮回来,孙小管家迎上前去,言道有客在府里前厅等他。

    方铮不由一楞,自己前穿越之纨绔少爷VIp章节目录第二百三十二章萧怀远登门引回京城,奉旨在家休息,纹两rì连早朝都没去卜。谁剐儿川一…趣,登门来打扰自己?

    绕过福字琉璃照壁,穿过草木层叠的前院,方铮来到了并厅。抬眼一望,却见坐在前厅里悠闲喝着茶的。不是别人,正是久违的萧怀远。这小子仿若在自己家一般随便。坐没坐相的半瘫在太师椅上,还翘着个二郎腿,脚尖一踮一踮的,瞧他这模样哪像个客人呀,分明是介。

    来收保护费的小混混。

    方铮一见他这副德xìng便气不打一处来,有你这样上门做客的吗?你的老板太子殿下来我家,都是斯文有礼,言语温和,你丫上我家来倒充起了二大爷,现在的年轻人实在太不懂礼貌了!

    站在前厅黄梨木雕造的门槛外。方铮扭头喝道:“幕人呀!关门,放大黄!咬死这人少爷我有赏!”

    萧怀远听见方铮的声音,不由面上一喜,但听清他话里的内容后,又转喜为惊,失sè道:“方兄!别冲动!是我小弟是萧怀远呀!”

    方铮看都不看他一眼,拗着脑袋绷着脸道:“胡说!萧兄是个彬彬有礼的君子,他怎么会像个收保护费的痞子似的?来人呀!放大黄,”

    萧怀远朝方铮正儿八经作了一揖,苦笑道:“方兄小弟错了”

    弟不该在贵府仪态失礼,特向方兄赔罪,望方兄海涵。”

    方铮这才转过头来,像是网认出萧怀远一般,满脸惊喜道:“哎呀!这不是萧兄吗?一rì不见,如隔三秋,你不说话我都差点认不出你了。哎呀,误会了,实在是误会了呀。来人啊,大黄暂时不用放出来了”

    萧怀远愕然道:“敢问方兄,大黄是哪个兄台?”

    方铮一本正经道:“大黄乃小弟之至交,与萧兄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萧怀远有点心神不属,闻言敷衍的拱了拱手道:“如此小弟当好好结识一番才是正说着呢,大黄耷拉着长舌头。屁颠儿屁颠儿跑过来了。

    方铮赶紧热情的介绍:“萧兄。这位兄台便是大黄,你们哥俩儿好好亲近亲过…”

    萧怀远楞了楞,随即尴尬的朝大黄拱手道:“呃,幸会,幸会”

    大黄高傲的睨了萧怀远一眼。然后扭过头,以一种优越感十足的姿势,傲然的跑远了。

    方铮瞧着尴尬不已的萧怀远,脸上满是坏笑。以后给这家伙取个外号,叫“狗不理”得了,非常的贴切呀。

    方铮坐到前厅主位上,端过丫鬟网奉上的清茗,慢条斯理的喝了两口。接着斜斜的膘了膘萧怀远,冷不丁开口问道:“来送礼?”

    “啊?”萧怀远闻言大愕,一时竟楞住了。

    方铮不高兴的皱了皱眉,两眼失神的望着屋顶,嘴里喃喃道:“真是世风rì下啊!登门不送礼也就罢了。还装耳背”这些道到底怎么了?”

    萧怀远苦笑道:“方兄,你已富可敌国,用不着在小弟身上刮油水了?小弟在太子府办差,每月才三两碎银的月俸,你又何必为难小弟呢?”

    方铮一提银子就牙疼,闻言捂着腮帮子痛苦的了一声:“谁说我富可敌国?我现在比叫花子还穷呢,唉!最近缺钱缺得很严重呀”

    随即方铮面sè一变,板着脸道:“既然不是来送礼,你来我家干嘛?”

    对皇上,对太子,对朝廷的官员,方铮没办法只能笑脸相迎,可是对萧怀远,他觉得没必要跟他太过客气。有的人属于蹬鼻子就上脸的那种类型,萧怀远就是这一类。

    萧怀远闻言,神情立马正经起来。正sè道:“方兄,你可知你现在已经,”

    方铮冷冷的打断道:“危在旦夕了是?又是这句老套的词儿。你就不能换个新鲜点儿的?我说你这人到底是干嘛的?咱俩认识也有小半年了?你一直表现得鬼鬼祟祟,却又经常莫名其妙的告诉我一些莫名其妙的情报,好象天上地下的事儿你都知道,都知道你就敞开了说呀,偏偏像个做半掩门买卖的寡妇似的,脱一半留一半,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萧怀远楞住了,半晌才吃吃道:“呃,方兄,我的身份实在”

    不能说小弟有难处呀,”

    “咱俩如此深厚的交情,你也不能说吗?”

    萧怀远闻言机jǐng的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凑在方铮耳边悄声道:

    “那你能保守秘密吗?”

    方铮两眼一亮,这小子终于肯说出他的身份了!

    方铮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连声道:“能能!当然能!!”

    萧怀远朝他笑了笑,然后在他耳边神秘的道:”

    方铮:

    良久。

    只”来人啊!关门,放大黄!”

    “啊!方兄息怒小弟错了方铮板着脸道:“好,你的身份我不问,我就问你,上回我被人绑票的事儿,你事先知不知道?为何不早点提醒我?”

    萧怀远叫冤道:“哎呀!可冤死小弟了!这事儿我上哪儿事先知道去?”

    方铮眼珠转了转,接着换上一副笑脸,道:“萧兄既然对京城的官场和民间了如指掌,何不告诉小弟。绑我的幕后主使,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小弟感激不尽。”

    萧怀远摇头正sè道:“这个我真不知道。方兄,我早就说过,我对你并无敌意,从某种立场上来说。我甚至是你的一大助力”我若事先知道有人要害你,肯定会告诉你的。”

    方铮未置可否的笑了笑,淡然道:“好,这事儿咱们先不说了。

    你来我家,肯定不是慰问我这么简单。开门见山,你莅临寒舍。

    到底有何贵干?”

    萧怀远压低了声音,凑在方铮耳边道:“我今rì想跟你谈谈太子,以及其他几位王爷。方兄,此事可比追查绑架你的幕后主使重要得多啊”

    以下不算字数”

    全身放松的玩了几天,呃”心玩野了,今儿坐在电脑前半天静不下心来,嗯,状态需要慢慢调整,,再次祝大家过年好!(未完待续我是分割符穿越之纨绔少爷VIp章节目录第二百三十五章引领时尚cháo流敌凉如水,空丹人的大街卜漆黑片,远外只依稀传慷,若有若无的抑子声,所谓“月黑杀人夜。风高打劫天”今晚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占据,方铮相信,只要付出一定的劳动,必然会获得丰厚的回报,天道酬勤嘛,打劫不也是体力活儿吗?

    方铮和杀手哥哥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黑布蒙在脸上,这是打劫的必然程序,绝对不能让受害人认出自己的脸,若然被孙大人知道,抢劫他的乃朝中二品大员,不知他是该感到荣幸,还是该痛心世道人心不古”

    四人一前一后,走到一家关了门的绸缎庄拐角时,孙大人便哼哼唧唧的转左走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

    方铮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妈的!把我们带到如此理想的打劫场所,便是个正人君子也忍不住要动手了。

    孙大人仍在摇摇晃晃走着,醉意醺然的身形走得东倒西歪,一旁扶着他的仆从也不得不跟着他摇摇晃晃。

    方铮和杀手哥哥亦步亦趋的跟在孙大人身后,扶着孙大人的仆从忽然jǐng觉不对,静谧的小巷内,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不远不近的跟着自己,这气氛实在太诡异太恐怖了。

    仆从机jǐng的往后一扭头,这一回头吓得他三魂丢了两魂,只见身后跟着他们的二人,不知何时蒙上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眼中散出的暴戾光芒在漆黑的夜sè中闪烁晃动。

    仆从一惊,立马便张开了嘴准备大叫。可惜已经晚了,杀手哥哥身形暴起,仿佛使了瞬间移动法术似的,眨眼便飞到仆从身前,先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化掌为刀,狠狠的切在仆从的脖子上,仆从连哼都没哼一声便软软倒在了地上。

    孙大人此刻还懵懂未觉,仆从倒在地上后,他没人扶持,也踉跄着摔倒在地,倒地的同时孙大人痛叫一声“哎哟。”

    机不可失,方铮立马跳上前去。刻意将嗓音压得低沉沙哑,恶狠狠的道:“打劫!”

    杀手耸哥不失时机的抢前一步,在孙大人身后站定,堵住了他的退路,二人一前一后将孙大人死死夹在小巷的中间。

    方铮见杀手哥哥走位如此风sāo。情不自禁夸赞道:“哟!挺内行的嘛,以前干过这行当?”

    杀手哥哥冷哼一声,没说话。

    孙大人本就喝得醉醺醺的,摔倒后见仆从趴在地上动也不动,一时也没注意周遭的情势,还以为是仆从故意害他摔到,于是他坐在地上抬脚狠狠朝仆从踹去,口中骂道:“你个好吃懒做的东西!一点用都没有。害本官摔交,看本官回去后如何整治你!”

    方铮蒙在黑巾后的脸sè一沉,靠!这家伙难道当我们是透明的?我们就这么没存在感?

    “打劫!”方铮忍不住再次暴喝道。

    孙大人喝得晕晕乎乎,闻言才觉身前还站着人,抬起醉意朦胧的双眼,细细的打量了方铮一眼,还没搞清楚状况,大着舌头道:

    “你”你网,才说什么?”

    方铮忍住心头的无名怒火,耐心的重复道:“我说打劫,麻烦你抠身上值钱的东西交给我,好好配合我们的工作,谢谢!”

    这次孙大人听明白了,闻言有些不敢置信,惊诧万分的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打劫,,我?”

    总算听明白了,方铮舒了口气,肯定的点点头:“对,我打劫你。”

    孙大人闻言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一今天大的笑话一般:“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方铮藏在黑巾后的俊脸笑眯眯的问道:“你是谁?”

    孙大人坐在了个酒嗝,接着将胸膛一挺,带着几分傲意道:

    “本官乃户部主事孙艺,主管金部。是户部尚书杜大人之心腹”

    方铮笑眯眯的拱手道:“原来是心腹大人,失敬失敬!”

    孙艺喝得醉醺醺的,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闻言下意识还礼道:

    “好说好说。”

    “吃了吗?”

    “刚吃。”

    方铮脸上笑开了花,抢一个醉鬼挺有意思的,这家伙貌似比我还不着调儿,方铮眨了眨眼,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孙艺茫然摇头。

    方铮一摊手:“那不就结了。”

    接着方铮表情一变,恶声喝道:“少废话!打劫!把钱交出来!老子又不是来跟你攀交情的,动作快点!不然老子宰了你!”

    孙艺被吓得一哆嗦,但人喝醉了酒总有一股子莫名其妙的拗劲儿,孙艺被方铮吓了一吓,随即便面目愤怒道:“你敢打劫朝廷命官,不要命了!告诉你,本官也不是软柿子,本官考中进士之前,也是苦练过几rì的,”

    说着孙艺呀呀怪叫两声,马步一扎。左拳护心,右掌成爪,摆出了一个狮子搏兔的造型。

    方铮乐了:“哟,形醉意不醉,看不出你还是个练家子。”

    孙艺傲然的笑了笑,正待自我吹嘘一番,福彩22选5:站在他身后的杀手哥哥被这两人墨迹得不耐烦了,抬起脚便将孙艺踹飞,孙艺整个身子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的抛物线后,轰然落地,哀叫连连,差点背过气去。

    方铮赶紧拦住杀手哥哥道:“哎,别动手呀,咱们能不能把打劫这种行为变得文明点儿?”怎么逼供都白搭,问也是白问。

    揉了揉脸,方铮转头看着温森。却现他也是一脸的苦涩。绑票一案的线索,仿佛到赵俊这里就完全掐断了,若想追查出幕后主使之人,难如登天。

    他们明显是一个结构严密的组织,这个组织里的上下级之间都是单向纵向联系,就算其中一人被抓。也套问不出什么情报。方铮暗暗感到心冷,结构严密,行事残酷冷血,我什么时候招惹到他们了?或者说。我在朝堂中的地位挡了家人的路。所以必要将我除之而后快?

    “赵俊,你提供的情报,说句实话,很没有价值。”方铮冷冷的道:“若你只知道这些,那就对不住了,你这人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我只好把你就地正法了。行刺并且绑架朝廷命官,本来就是死罪,现在把你杀了也不为过。”

    赵俊闻言大惊,他现在早已不复青龙山时的嚣张模样。如令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还有嚣张的资本?他最怕的就是方铮安现他已没了利用价值,一刀把他砍了。

    毕竟他与方铮除了谋害与被谋害的关系外,两人还互为情敌,以方铮的秉xìng,很难说他会不会真的杀了自己。

    赵俊吓得浑身抖如筛糠,身子不住的抖索着,面sè苍白的夫叫道:

    “大人!方大人!别杀我!别杀我!我还知道一个情报,求大人饶我一命!”

    方铮和温森眼睛一亮,大喝道:“赶紧说!”

    赵俊满面惊恐,呼吸急促的道:“大人”我有一次见到扈云生时,听他一个人自言自语,我依稀听到他说‘扬州”‘主子。云云”

    说完赵俊磕头如捣蒜,边哭边道:“大卢,知道的我都说了,我真的什么都说了!求大人饶我一命啊,”

    方铮眼睛一亮,扬州,那个幕后主使之人莫非跟扬州府有什么瓜葛?莫非那人就住在扬州?可扬州那么大,人海茫茫,这年头又没有照片。从哪里找起呢?还有什么“主子”这些关键词合起来,一个模糊的轮廓在方铮心中渐渐成了形。

    方铮对温森道:“赶紧吩咐下去,派几个得力的影子老弟兄,连夜赶赴扬州,着手调查,顺便叫赵俊把扈云生的相貌,一定要把他背后的那个人挖出来!”

    温森忙恭声应命,转身出去安排了。

    瞧着惴惴不安的赵俊,方铮笑眯眯的道:“赵兄,公事说完了,接下来咱们说说私事儿”

    赵俊此时生怕方铮把他杀了。一了百了,闻言结结巴巴道:“什么”什么私事?”

    方铮笑得如天官赐福般和善:“私事嘛,就是你的那位未婚妻,罗月娘姑”

    赵俊猛然抬头,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我的!”

    “嗯?”方铮眉头一皱,语气不善道:“你的?瞧你这熊包样儿,你配得上她吗?什么你的?你不就挂了个未婚夫的名头吗?又跟她没有夫妻之实,她不是个物件儿,也不是件东西,凭什么说是你的?听你说话就知道,你丫绝不是个尊重妇女同胞的主儿,你哪点配得上她?”

    赵俊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说错话了。现在人在屋檐下,能不能保得住命还两说呢,自己吃了豹子胆,敢跟方铮抢女人?真是活腻味儿了。

    赵俊赶忙陪笑欢口道:“您的,她是大人您的,”

    方铮一副孺子可教的满意表情。拍了拍赵俊的肩,笑道:“自古识时务者为俊杰,很好,你果然是个俊杰!明儿你就写一封退婚书交给我。当然,我也不会让你吃亏,目前你就暂时在这里住着,等这事儿过去了,我就放了你,然后给你买座大宅子,再在青楼买两个sè艺俱佳的清绾人送给你,只要你下次见罗月娘时,别说是我逼你退的婚就行,怎么样,成交吗?”

    赵俊原本对罗月娘还算有几分感情。可感情这东西不能抵命呀!

    他的小命现在还死死掐在方铮手里呢。他又怎敢不答应?再说罗月娘惯来表现得很强势,赵俊与她相处,向来颇多不合,今rì受了方铮威胁,与她退婚,赵俊倒也没表现出什么很大的不舍,反而很是爽快的答应了。

    方铮见赵俊答应退婚,心下不由大喜,满意的拍着赵俊的肩道:

    “不错不错,赵兄如此上道,我感到很欣慰。你放心,不出意外的话。你一定能活到八十岁,妻妾成群。享齐人之福,儿孙满堂,享天伦之乐,哇哈哈哈哈!”

    说完方铮大笑着走出了监牢,只剩赵俊面sè苍白的呆立在监牢中,不停的擦拭着额头上冒出的冷汗,走出牢房。方铮伸了个大大的懒腰xち舒坦的叹了口气,接着他的心情却莫名的开始不安起来。

    逼着赵俊退婚,这事儿”是不是干得有点不厚道?虽说赵俊那种人并不是什么好鸟,但他毕竟是罗月娘的未婚夫,他们双方父母在世时许下的婚事,如今就凭自己一句话,赵俊说放弃就放弃,这小子心里难道不记恨?赵俊记恨到是小事,方铮现在最担心的是,罗月娘若知道是他逼着赵俊退婚,不知会有何反应?一可以想象,她绝对不会夸他办事得力就走了。

    奇怪啊,别的纨绔子弟欺男霸女怎么就干得那么有声有sè,而且还风生水起,兴高采烈。为何轮到自己就显得特别心虚?莫非是因为本少爷良心过剩?这对立志做一个纨绔少爷的方铮来说,可不是个好现象。退婚就退婚,是本少爷逼的又怎么样?对这种封建婚姻,就应该一板砖把它拍翻在地,否狠狠踏上一只脚,让它永远翻不得身!除去了封建的枷锁,才能呼吸zì yóu的空气,本少爷这是在做善事呀!

    从心虚到理直气壮,方铮的心路历程只经过了短短的一瞬间便完全转变过来了。

    拂了拂系得宽松的文士方巾,方铮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大摇大摆的便往营地的辕门外走去。今rì卑罗月娘退了婚,如此善举,正该晚上与胖子去秦淮河的画舷喝顿花酒,以示表彰,话说,画船上貌似也有很多不幸的少女少*妇等待方家人去拯救呢”

    方铮回到家时已快入夜了。孙管家在门口等他,见方铮回来,孙小管家迎上前去,言道有客在府里前厅等他。

    方铮不由一楞,自己前穿越之纨绔少爷VIp章节目录第二百三十二章萧怀远登门引回京城,奉旨在家休息,纹两rì连早朝都没去卜。谁剐儿川一…趣,登门来打扰自己?

    绕过福字琉璃照壁,穿过草木层叠的前院,方铮来到了并厅。抬眼一望,却见坐在前厅里悠闲喝着茶的。不是别人,正是久违的萧怀远。这小子仿若在自己家一般随便。坐没坐相的半瘫在太师椅上,还翘着个二郎腿,脚尖一踮一踮的,瞧他这模样哪像个客人呀,分明是介。

    来收保护费的小混混。

    方铮一见他这副德xìng便气不打一处来,有你这样上门做客的吗?你的老板太子殿下来我家,都是斯文有礼,言语温和,你丫上我家来倒充起了二大爷,现在的年轻人实在太不懂礼貌了!

    站在前厅黄梨木雕造的门槛外。方铮扭头喝道:“幕人呀!关门,放大黄!咬死这人少爷我有赏!”

    萧怀远听见方铮的声音,不由面上一喜,但听清他话里的内容后,又转喜为惊,失sè道:“方兄!别冲动!是我小弟是萧怀远呀!”

    方铮看都不看他一眼,拗着脑袋绷着脸道:“胡说!萧兄是个彬彬有礼的君子,他怎么会像个收保护费的痞子似的?来人呀!放大黄,”

    萧怀远朝方铮正儿八经作了一揖,苦笑道:“方兄小弟错了”

    弟不该在贵府仪态失礼,特向方兄赔罪,望方兄海涵。”

    方铮这才转过头来,像是网认出萧怀远一般,满脸惊喜道:“哎呀!这不是萧兄吗?一rì不见,如隔三秋,你不说话我都差点认不出你了。哎呀,误会了,实在是误会了呀。来人啊,大黄暂时不用放出来了”

    萧怀远愕然道:“敢问方兄,大黄是哪个兄台?”

    方铮一本正经道:“大黄乃小弟之至交,与萧兄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萧怀远有点心神不属,闻言敷衍的拱了拱手道:“如此小弟当好好结识一番才是正说着呢,大黄耷拉着长舌头。屁颠儿屁颠儿跑过来了。

    方铮赶紧热情的介绍:“萧兄。这位兄台便是大黄,你们哥俩儿好好亲近亲过…”

    萧怀远楞了楞,随即尴尬的朝大黄拱手道:“呃,幸会,幸会”

    大黄高傲的睨了萧怀远一眼。然后扭过头,以一种优越感十足的姿势,傲然的跑远了。

    方铮瞧着尴尬不已的萧怀远,脸上满是坏笑。以后给这家伙取个外号,叫“狗不理”得了,非常的贴切呀。

    方铮坐到前厅主位上,端过丫鬟网奉上的清茗,慢条斯理的喝了两口。接着斜斜的膘了膘萧怀远,冷不丁开口问道:“来送礼?”

    “啊?”萧怀远闻言大愕,一时竟楞住了。

    方铮不高兴的皱了皱眉,两眼失神的望着屋顶,嘴里喃喃道:“真是世风rì下啊!登门不送礼也就罢了。还装耳背”这些道到底怎么了?”

    萧怀远苦笑道:“方兄,你已富可敌国,用不着在小弟身上刮油水了?小弟在太子府办差,每月才三两碎银的月俸,你又何必为难小弟呢?”

    方铮一提银子就牙疼,闻言捂着腮帮子痛苦的了一声:“谁说我富可敌国?我现在比叫花子还穷呢,唉!最近缺钱缺得很严重呀”

    随即方铮面sè一变,板着脸道:“既然不是来送礼,你来我家干嘛?”

    对皇上,对太子,对朝廷的官员,方铮没办法只能笑脸相迎,可是对萧怀远,他觉得没必要跟他太过客气。有的人属于蹬鼻子就上脸的那种类型,萧怀远就是这一类。

    萧怀远闻言,神情立马正经起来。正sè道:“方兄,你可知你现在已经,”

    方铮冷冷的打断道:“危在旦夕了是?又是这句老套的词儿。你就不能换个新鲜点儿的?我说你这人到底是干嘛的?咱俩认识也有小半年了?你一直表现得鬼鬼祟祟,却又经常莫名其妙的告诉我一些莫名其妙的情报,好象天上地下的事儿你都知道,都知道你就敞开了说呀,偏偏像个做半掩门买卖的寡妇似的,脱一半留一半,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萧怀远楞住了,半晌才吃吃道:“呃,方兄,我的身份实在”

    不能说小弟有难处呀,”

    “咱俩如此深厚的交情,你也不能说吗?”

    萧怀远闻言机jǐng的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凑在方铮耳边悄声道:

    “那你能保守秘密吗?”

    方铮两眼一亮,这小子终于肯说出他的身份了!

    方铮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连声道:“能能!当然能!!”

    萧怀远朝他笑了笑,然后在他耳边神秘的道:”

    方铮:

    良久。

    只”来人啊!关门,放大黄!”

    “啊!方兄息怒小弟错了方铮板着脸道:“好,你的身份我不问,我就问你,上回我被人绑票的事儿,你事先知不知道?为何不早点提醒我?”

    萧怀远叫冤道:“哎呀!可冤死小弟了!这事儿我上哪儿事先知道去?”

    方铮眼珠转了转,接着换上一副笑脸,道:“萧兄既然对京城的官场和民间了如指掌,何不告诉小弟。绑我的幕后主使,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小弟感激不尽。”

    萧怀远摇头正sè道:“这个我真不知道。方兄,我早就说过,我对你并无敌意,从某种立场上来说。我甚至是你的一大助力”我若事先知道有人要害你,肯定会告诉你的。”

    方铮未置可否的笑了笑,淡然道:“好,这事儿咱们先不说了。

    你来我家,肯定不是慰问我这么简单。开门见山,你莅临寒舍。

    到底有何贵干?”

    萧怀远压低了声音,凑在方铮耳边道:“我今rì想跟你谈谈太子,以及其他几位王爷。方兄,此事可比追查绑架你的幕后主使重要得多啊”

    以下不算字数”

    全身放松的玩了几天,呃”心玩野了,今儿坐在电脑前半天静不下心来,嗯,状态需要慢慢调整,,再次祝大家过年好!(未完待续我是分割符穿越之纨绔少爷VIp章节目录第二百三十五章引领时尚cháo流敌凉如水,空丹人的大街卜漆黑片,远外只依稀传慷,若有若无的抑子声,所谓“月黑杀人夜。风高打劫天”今晚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占据,方铮相信,只要付出一定的劳动,必然会获得丰厚的回报,天道酬勤嘛,打劫不也是体力活儿吗?

    方铮和杀手哥哥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黑布蒙在脸上,这是打劫的必然程序,绝对不能让受害人认出自己的脸,若然被孙大人知道,抢劫他的乃朝中二品大员,不知他是该感到荣幸,还是该痛心世道人心不古”

    四人一前一后,走到一家关了门的绸缎庄拐角时,孙大人便哼哼唧唧的转左走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

    方铮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妈的!把我们带到如此理想的打劫场所,便是个正人君子也忍不住要动手了。

    孙大人仍在摇摇晃晃走着,醉意醺然的身形走得东倒西歪,一旁扶着他的仆从也不得不跟着他摇摇晃晃。

    方铮和杀手哥哥亦步亦趋的跟在孙大人身后,扶着孙大人的仆从忽然jǐng觉不对,静谧的小巷内,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不远不近的跟着自己,这气氛实在太诡异太恐怖了。

    仆从机jǐng的往后一扭头,这一回头吓得他三魂丢了两魂,只见身后跟着他们的二人,不知何时蒙上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眼中散出的暴戾光芒在漆黑的夜sè中闪烁晃动。

    仆从一惊,立马便张开了嘴准备大叫。可惜已经晚了,杀手哥哥身形暴起,仿佛使了瞬间移动法术似的,眨眼便飞到仆从身前,先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化掌为刀,狠狠的切在仆从的脖子上,仆从连哼都没哼一声便软软倒在了地上。

    孙大人此刻还懵懂未觉,仆从倒在地上后,他没人扶持,也踉跄着摔倒在地,倒地的同时孙大人痛叫一声“哎哟。”

    机不可失,方铮立马跳上前去。刻意将嗓音压得低沉沙哑,恶狠狠的道:“打劫!”

    杀手耸哥不失时机的抢前一步,在孙大人身后站定,堵住了他的退路,二人一前一后将孙大人死死夹在小巷的中间。

    方铮见杀手哥哥走位如此风sāo。情不自禁夸赞道:“哟!挺内行的嘛,以前干过这行当?”

    杀手哥哥冷哼一声,没说话。

    孙大人本就喝得醉醺醺的,摔倒后见仆从趴在地上动也不动,一时也没注意周遭的情势,还以为是仆从故意害他摔到,于是他坐在地上抬脚狠狠朝仆从踹去,口中骂道:“你个好吃懒做的东西!一点用都没有。害本官摔交,看本官回去后如何整治你!”

    方铮蒙在黑巾后的脸sè一沉,靠!这家伙难道当我们是透明的?我们就这么没存在感?

    “打劫!”方铮忍不住再次暴喝道。

    孙大人喝得晕晕乎乎,闻言才觉身前还站着人,抬起醉意朦胧的双眼,细细的打量了方铮一眼,还没搞清楚状况,大着舌头道:

    “你”你网,才说什么?”

    方铮忍住心头的无名怒火,耐心的重复道:“我说打劫,麻烦你抠身上值钱的东西交给我,好好配合我们的工作,谢谢!”

    这次孙大人听明白了,闻言有些不敢置信,惊诧万分的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打劫,,我?”

    总算听明白了,方铮舒了口气,肯定的点点头:“对,我打劫你。”

    孙大人闻言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一今天大的笑话一般:“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方铮藏在黑巾后的俊脸笑眯眯的问道:“你是谁?”

    孙大人坐在了个酒嗝,接着将胸膛一挺,带着几分傲意道:

    “本官乃户部主事孙艺,主管金部。是户部尚书杜大人之心腹”

    方铮笑眯眯的拱手道:“原来是心腹大人,失敬失敬!”

    孙艺喝得醉醺醺的,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闻言下意识还礼道:

    “好说好说。”

    “吃了吗?”

    “刚吃。”

    方铮脸上笑开了花,抢一个醉鬼挺有意思的,这家伙貌似比我还不着调儿,方铮眨了眨眼,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孙艺茫然摇头。

    方铮一摊手:“那不就结了。”

    接着方铮表情一变,恶声喝道:“少废话!打劫!把钱交出来!老子又不是来跟你攀交情的,动作快点!不然老子宰了你!”

    孙艺被吓得一哆嗦,但人喝醉了酒总有一股子莫名其妙的拗劲儿,孙艺被方铮吓了一吓,随即便面目愤怒道:“你敢打劫朝廷命官,不要命了!告诉你,本官也不是软柿子,本官考中进士之前,也是苦练过几rì的,”

    说着孙艺呀呀怪叫两声,马步一扎。左拳护心,右掌成爪,摆出了一个狮子搏兔的造型。

    方铮乐了:“哟,形醉意不醉,看不出你还是个练家子。”

    孙艺傲然的笑了笑,正待自我吹嘘一番,站在他身后的杀手哥哥被这两人墨迹得不耐烦了,抬起脚便将孙艺踹飞,孙艺整个身子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的抛物线后,轰然落地,哀叫连连,差点背过气去。

    方铮赶紧拦住杀手哥哥道:“哎,别动手呀,咱们能不能把打劫这种行为变得文明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福彩22选5
穿越之纨绔少爷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福彩22选5 www.wdtep.com.cn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十一选五图表 河北十一选五 中国极速赛车节 体彩7位数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jj麻将 牛牛私服 彩票博彩 雪缘网比分直播 体彩排列5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华球网足球比分资讯网 分分彩红白监控玩法指南 北京pk10开奖历史 9188彩票网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500期 pk10技巧 云南时时彩 3d开奖 八马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