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彩22选5 > 历史军事 > 穿越之纨绔少爷 穿越之纨绔少爷txt下载 加入书签

穿越之纨绔少爷无弹窗 第一卷 来如春梦几多时 第三百二十四章 城外临别

    方铮正在送别。

    他送的人是泰王。

    泰王今早来找方铮,忽然提出要离开苏州,东上扬州去访友。

    方铮对泰王的这个决定感到很意外,当初一起从京城出来的时候,泰王曾表示过要陪着方铮一起巡视江南,游览江南风景,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官道边草木着蔡。野花飘香,衬映着江南温婉柔和的迷人chūnsè,深深吸一口气。满腔泥土和青草的芳香,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数百名侍卫神情凛冽的立于官道两旁,将方铮和泰王团团保护在中间,来往的客商和百姓见城外居然摆出这副架势,明眼人都知道,这定是比苏州知府更显赫的朝中显贵在此,百姓们也不敢多言,纷纷神sè畏惧的远远绕开。

    官道正中静静停着一副豪华至极的车辇,四匹马并排站立,车辕固定在马背上,马儿颇有几分不耐,不停的以蹄刨地,不时喷两声响鼻。

    泰王是当今皇上的兄长,亲王之尊,车辇自是豪华无比,只不过泰王向来为人处事低调,很少乘坐这副豪奢的车辇。

    方铮,直陪着泰王步行到车辇边,看着面上带着淡淡微笑的泰王,不由深深谓叹一声:“泰王兄,此去一别,不知何年再见小弟实是舍不得你肌”

    离愁在即。方铮眼眶微微泛红,想到与泰王之间的君子交情,虽然平淡,但却令人回味悠长。如清泉,如醇酒,饮之yù醉,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方铮红着眼眶,情不自禁联开始深情吟唱。唱到忘情处,竟然语声哽咽起来。

    一直保持着淡淡微笑的泰王,在方铮开口唱歌后,脸sè终于变了。

    “方兄,方兄!停。停!打住!”泰王有扁人的冲动。他觉得仿佛有人拿一把生了锈的铁锥子,不停在他耳膜里刮来刮去。那种滋味很不好形容。

    方铮抽噎道:“还有几句呢,你等我唱完它呀”。

    泰王苦笑:“方兄。求你收了神通,你若唱完,吾命休矣!”

    方铮继续抽噎:“啥意思啊?”

    泰王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问道:“方兄,你老实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在练一门魔音穿脑的邪门儿功夫?这会儿你拿我做试验呢

    方铮脸黑:”

    临登车辇前,泰王动作忽然顿了顿,然后转过身,向方铮笑道:“方兄,正如你所言。今rì一别,不知何rì相见,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你,呵呵,可愿陪我走一走?咱们兄弟之间这样的机会恐怕不多了

    “泰王哥哥不用太伤感,你这是去扬州,又不是去死”。见泰王脸sè有些黑,方铮急忙笑道:“好好,一起走走,就当咱们郊游踏chūn了

    挥了挥手。方铮制止了侍卫跟上前保护,他和泰王肩并肩,徐徐向官道外的沃野走去。

    时值盛chūn,chūn播的秧苗早已种下,农田内郁郁葱葱排成一列列,远处农人扛着农具。满是皱纹的老脸含着期待,弯着腰伺弄着秧苗,chūn风拂过,带来一阵泥土的芬芳,放眼所及,尽是一片生机盎然。

    方铮和泰王沿着农梗缓缓再行,二人尽皆沉默,久久未一语。

    良久,泰王忽然顿住脚步,方铮也跟着停了下来,见泰王脸上一片郑重之sè,方铮不由感到有些奇怪,泰王这是怎么了?去个扬州而已,不再表现得这么难舍难分?

    泰王深深呼了一口气,扭过头展颜笑道:“我华朝以农为本,上至王公大臣,下至乡野老农,皆重农事,看着这一片绿意盎然,窝意着秋rì的丰收。实在让人煞是欢喜啊!”

    方铮点头笑道:“以农为本,就得靠天吃饭,老天爷不给面子,今年一个涝灾,明年一个早灾,咱们可怜的老百姓就顶不下去了,老百姓不愿饿死,就得去逃荒,逃荒的人聚集多了,随便一个什么人煽动几句,难民就变成了乱民。江山,社稷就不稳当了”千百年下来,哪朝哪代更迭跟天灾没有关系?所以说,以农为本没错,但咱们朝廷还得多想法子为老百姓谋点别的出路才是

    本是一句闲聊。泰王却仿佛来了兴趣,闻言盯着方铮道:“哦?想不到方兄竟有如此想法。依你所见,朝廷能为百姓谋什么别的出路呢?。

    方铮笑道:“先当然得要解放生产力,展生产力,哦,不懂是?就是通过改良农具,稻种等等办法,使咱们老百姓能够空闲出一批人来,让他们去经商。去做工等等,比如以前一家五口人,耕三亩田都觉得很吃力,可改良了耕田的农具后,也许一个人就能耕五亩田,又比如现在的稻种是一年一熟或两熟,经过水稻杂交改良之后。也许能达到一年三熟甚至四熟,另外,还可以引种一些域外的高产农作物,比如红著,玉米棒子等等。这样,咱们华朝百姓就不怕挨饿了”

    这是方铮穿越以来第一次提出如此时代的观点,以前不提,是没这个身份,或者没这个机会,如今胖子即位,方铮他自己手掌重权,说着说着,他不由心中一动。对呀,火枪火药什么的,他不懂,也不想去明,可改良农具稻种之类的,他多少还是从书本上看过一点资料,虽然仅仅懂得皮毛,但多少也能给百姓们提供点帮助,老天既然安排他穿越了,总得在这个原本不属于他的时代留下点什么?

    如果将来改良的农具改名叫“方铮锄头”或“方帜玳呼”改良后的稻种改名叫“方铮稻”。众些东西搞流世千年,那该是多牛逼的一件事呀。

    嗯,回去就跟胖子说说。

    尽管最终的结果是为百姓谋福,可这厮的出点却只是为了给自己青史留名,实在令人鄙视。

    泰王听得两眼有些直,盯着方铮半晌,这才叹道:“今rì方知方兄大才,竟然深藏不露”实在佩服!”

    方铮从青史留名的美梦中回过神,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那是瞎说的,呵呵,你别当真,真要改良这些东西,哪有那么容易,你就当我胡说八道,”

    泰王深深看了方铮半晌,目光很是复杂,看得方铮直毛。

    今天的泰王哥哥貌似很不正常啊,这家伙不会一夜之间忽然变成了玻璃,看上了本少爷的美sè?

    沉默良久,泰王忽然道:“方兄,你对天下大势如何看?”

    方铮扯着嘴角笑了笑:“天下大势你别问我,问你弟弟去,他才是皇帝,我就一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这趟江南的差事办完,我就告老还乡了。在我眼里,所谓天下大势,还不如一键雪花白银来得实在

    泰王失笑道:“你都已是国公了,这爱银子的毛病怎么老改不了?。

    方铮嗤笑道:“说的多新鲜呐,这天底下谁不喜欢银子?你别说你不喜欢啊,我记得有位先贤曾说过:“你们中谁若说自己没有罪的,大家可以用石头丢他”意思就是说,咱们大家其实都一样,谁也甭笑谁。”

    泰王楞了:“这句话”是哪位先贤说的?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上帝,跟咱们玉皇大帝平级,不过人家管西边儿的”

    二人又朝前走了一段路,泰王又停下,神sè肃穆道:“方兄,我想听听你对皇家正统的看法。”

    方铮微微皱了皱眉,泰王今儿这是怎么了?好好的问皇家正统干嘛?

    所谓“皇家正统”。这个字眼儿比较含蓄,其实说白了。就是皇帝继承人的问题,如今胖子才网登上皇位,这位泰王殿下素来与世无争,干嘛又问起这个?

    “父终子继,这是老天爷定下的道理,呵呵,泰王哥哥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泰王嘴角挑了挑。脸上浮现几分诡语难明的神情:“父终子继?说得好,可先皇有五个皇子,怎么就偏偏轮到了四皇弟?老天爷定下的道理,方兄觉得公平么?”

    方铮一楞,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这位泰王哥哥今儿很反常啊,一下问我天下大势,一下又问皇家正统,跟他以前淡然无争的xìng子完全不符,莫非他嘴里不说什么,可对胖子即位当皇帝还是心怀怨尤?

    “泰王哥哥,公不公平我说了不算,这事儿得先皇说了算,如今先皇仙逝,大行前指定了无病作为皇位继承人,你我皆是先皇臣子,当无条件服从先皇的旨意才是,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泰王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老天爷还立下了一个规矩,不知方兄可有听说?那就是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庶,先皇驾崩之前,身为嫡长子的太子起兵谋反。自然要废黜,皇二子寿王yù图不轨,将他削去王爵,贬为庶民自是应该。可是为何先皇却偏偏跳过我这皇三子。立了四弟无病为储?莫非先皇根本就不记得他还有我这个儿子吗?古人云:长幼有序,便是顺位而即。也该由我这皇三子为储才对,方兄,以为然否?。

    方铮一惊,脸sè忽然变得难看起来。

    这番话往重了说。可以算是大逆不道了,没想到会从惯来温文儒雅的泰王嘴里说出来。反常,太反常了,泰王到底想说什么?

    方铮对泰王的印象固然不错,可朋友之间所言所行还是有底线的,方铮平rì再没原则,再嬉皮笑脸,可他也有他的底线胖子是他费尽了力气才抬上皇位的,名正言顺,臣民景从,从来无人质疑胖子皇家正统的地位,今rì泰王的这番话,令他有些恼怒。

    “泰王殿下,你的话,过分了方铮沉平脸,冷冷道。

    泰王无所畏惧的直视方铮,脸上仍留着淡淡的微笑,目光中流露出来的神sè很复杂,方铮看不懂。

    二人对视良久,泰王徐徐叹了口气,萧然道:“也许过分了,我只是有感而,如今四弟已经即位,再说这些很不应该了,其实我也只是泄一口心头的怨气罢了,我从小懦弱,不喜争执,在父皇眼里,在兄弟眼里,我是一个胸无大志的庸才。他们从来就不拿正眼看我,成年之后,我云游天下。父皇更是对我不闻不问,权当他没生过我这个。儿子,呵呵,封我王爵。予我钟粟,然后便放任逐流,由我自生自灭,虽说贵为皇子,可除了这个王爵的身份,我比那些被贬谪流放的罪臣好不了多少,如今父皇仙去,逝者已矣,今rì与方兄所言这些,算是泄一下多年的郁结之情,呵呵,方兄莫怪”

    方铮有些理解泰王的感受。大内深宫由来脖攒之事甚多,像泰王这般遭遇的,对皇家心有所怨也在情在理,泄泄怨气倒也无妨。

    笑眯眯的拍了拍泰王的肩,方铮笑道:“泰王哥哥言重了,世间本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我与你是好友,在我面前说说无妨。不过以后可别在外人面前说了,你与无病自小相交甚厚,莫要为了这身外名利。坏了你们的兄弟之情啊

    泰王展颜笑了。笑的很开心的模样:“我与方兄一见如故,所以忍不

    圆诬最薪童节就洗洞书口四心凹3口们”谍芥牵窝子说了几向。我今生只说众次,以后再也不提。教以”了。”

    方铮大赞:“泰王兄多年来云游天下,寄情山水,胸怀自是比一般人宽广得多。”

    说话间,二人已走回了官道。

    泰王要走了。方铮语气沉重道:“此去一别,来rì相见不知何年何月”

    “咳,方兄。这句话你刚才说过了”

    临登车辇,方铮忽然多了几分不舍,其实泰王挺好的,皇族之人无一不觊觎皇位,为争储夺嫡而拼得头破血流,惟独泰王是个例外。他与泰王从相识到现在。一直保持着君子淡然如水的交情,泰王喜云游,而他呢,办完江南税案后便打算辞官,带着老婆们逍遥自在去也,那句话本没说错,今rì一别,真的不知何年何月再见了。想到这里,方铮心头不由多了几分怅然的愁意。

    “泰王兄,等一等”方铮叫住了登辇的泰王。目注他半晌,忽然笑道:“有诗云:上马不捉鞭。反折杨柳枝。古人高雅,以折柳窝离别,我与兄也算是至交,不如由弟为兄折柳一枝。以盼你我早rì再聚,如何?”

    泰王一楞,眼中不由浮上几分温暖,望着方铮点头笑道:“也好,我游历天下,遍识诗文之友,可真正能说心事的朋友却很少,你是其中一个。为我离别折柳的,也只有你一个,弟铭记在心。”

    方铮朝他笑了笑。转身走到官道边,官道边栽种着一排杨柳,在chūnrì的阳光下,正抽出了嫩绿的新芽。

    方铮看了看。选了其中一棵树,抓住一根柔软的枝条,然后微微用力一…

    “嗯?掰不动

    再用力。

    “还是掰不动

    泰王和他的随从。还有自己的数百侍卫都在官道旁眼巴巴的瞧着他,方铮有些恼怒。

    再掰,使劲掰。继续掰,拳打脚踢,用牙咬”

    “方兄,这个”心意到了就行,不用一定要折柳的”泰王满头黑线,身边所有人皆满头黑线。

    “不行!”方铮憋得满脸通红,咬着牙继续掰。今儿老子跟它耗!

    杨柳枝很有骨气,任凭方铮使足吃nǎi的力气,仍是纹丝不动。

    “哇!气死我了!”方铮勃然大怒,一扭头,现旁边新栽了一棵杨柳树苗,树苗很细手臂粗细。

    方铮愤愤吐了口唾沫,走到那棵小杨柳边,蹲身,运气,使力一

    方铮满意的笑了,举着杨柳树苗双手递给泰王:“给!一路保重!”

    泰王两眼直。楞楞看着这棵可怜的小杨柳,久久不一语。

    “方兄,这个”折柳枝,和拔柳种,意思完全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你瞧这杨柳长得多好,上面那么多柳枝条,你拿回去。想怎么折就怎么折,多实惠”

    泰王哭笑不得小心将这棵柳树递给了随从。

    方铮嘻嘻一笑。忽然紧紧抱住泰王大哭起来:“呜呜泰王哥哥,我舍不得你呀。你要好好保重,有空来京城看我,我请你吃饭喝酒逛窑子,咱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泰王情动,抽了抽鼻子,福彩22选5:展颜笑道:“一定的,我若回京,第一个便去看你,你也多保重,方兄,再会了!”

    “拜拜

    泰王车驾远去。方铮擦了擦鼻涕,眨了两下眼,很快又恢复正常,看着车辇已消失在官道尽头,方铮沉重的叹了口气,挥手道:“走,回

    网往回走没多久,泰王的车辇竟又去而复返。

    方铮心虚的回头望了望,急忙招呼侍卫道:“快!快点走”

    “大人,泰王殿下好象又回来了”

    “我知道,这关你屁事啊?快点走,只当没看到他,快!”

    泰王车辇很快便在方铮身边停住。

    泰王黑着脸走下车,见方铮朝他嘿嘿直笑,秦王脸一沉,道:“哎,方兄,过分了啊,赶紧还给我”

    “还你什么啊?”

    “你还装!玉佩!刚才一不留神,又让你摸走一块,”

    “什么玉佩?我见都没见过,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还狡辩,上次在宫里你已经摸走一块了,这次又被你摸走一块,我说你见不得我戴玉、佩还是怎么着?你怎么老占我便宜呀?”

    “别说得那么暧昧,又是摸又是占便宜的,俩大男人恶不恶心?”

    “我不管啊。把玉佩还给我,那是我花一千两银子买的,很贵呢”

    “莫名其妙!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来人啊,回城”

    “还给我!”

    “我没偷!”

    “还给我!”

    “我真没你…”

    “我上衙门告你去!”

    “巧了,苏州城冉如今我暂代知府一职,呵呵”

    “你”太无赖了!”

    明天或后天可能要休息一天。有个外地的美貌姑娘来我这儿旅游,我得全程当导游,顺便试试看能不能与她勾搭上,

    昨晚说休息是我忽悠大家的,一般而言,如果真有事要停一天的话,我都会事先写好请假条,没写请假条则证明当天有更新,只是会晚一点,大伙儿都算熟人了,应该了解我这个习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福彩22选5
穿越之纨绔少爷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福彩22选5 www.wdtep.com.cn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赛车pk10免费试用 棋牌 pc蛋蛋大神吧 广西11选5玩法规则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
北京赛车pk10直播 体育彩票11选5 贵州十一选五技巧 河南十一选五下载 福建31选7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河南11选5奖金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3全中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前三直
云南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北京pk10害死多少人 江西11选5 陕西11选5今日走势 北京pk10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