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彩22选5 > 都市言情 > 元配之训妻记 元配之训妻记txt下载 加入书签

元配之训妻记无弹窗 正文 第三零一章 旧账新算

    既然他两国愿和谈,没有战事之扰,又得以四方来贺、八方来朝,对于他的登基大典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倒是手握兵权的宁泰郡王这里,却是马虎不得。

    虽然当日借着卢郡王府之事,安世弘也借机洗脱了当日派人刺杀宁泰郡王的罪责:那都是敌国用的离间计。

    宁泰郡王却未必会相信。如今没有战事相绊,以他天不顾地不怕的性子,只怕会趁机发难。

    于是,安世弘同意和谈,并命宁泰郡王护送昭夷两国和谈使臣进京。

    一个月后,宁泰郡王果然护卫着两国使臣进了京。

    安世弘也接到消息,知道自己的人已经将宁泰郡王的兵权拿到了手,不由喜形于色。

    宁泰郡王没了兵权在手,就如同拔了牙的老虎,无需再惧。

    他早打算好了,先大肆封赏宁泰郡王及其子孙,将其麻痹,待收拾了卢郡王一家,就可以腾出手来收拾宁泰了,还有永平郡王一家,也是个隐患,只看安世瑜近来的表现,就知他必是生了异心的。

    一步一步的来,凡是不臣服于他的,终将要除个干净。

    安世弘兴奋起来,仿佛又回到当年他为了除去刘氏日夜算计的时光里,他终久不喜欢这几年平淡如水的日子,只有算计人,才重燃起他的生机和活力来。

    可惜宁泰郡王没给他这个机会。

    宁泰郡王一向性情耿直,于朝堂之上,走过一遍程序后,便打断安世弘虚假的褒奖之语,直接将监军侯公公及相关人的供词甩给皇帝,硬~邦~邦道:“请皇上给前方浴血而死的将士及天下臣民们一个说法。”

    宁泰郡王的行为乃是极度的藐视皇威,可是他毕竟刚立有战功,贸然降罪,恐惹天下人猜忌。

    安世弘既然想做明君,虽暂不知宁泰郡王所为何事,却适时表出一副尴尬模样,看着众人无奈地笑笑。

    朝中众人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再加上有人暗施了手段,一时半会的,朝中静悄悄一片,竟没人跳出来指摘宁泰郡王的不敬皇帝之罪。

    安世弘见状暗叹,大度地一笑,令太监上前接了文书。

    等他打开细看,头脑不由轰地一声似炸开了一般,继而额上冷汗涔~涔。

    他原本以为宁泰还在算先前他派人刺杀的旧帐,却不知宁泰查的却是父亲与昭夷两国勾结的新账,还真没想到他竟有这个头脑。

    这当然不是宁泰的手笔,而是永平郡王和李全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只是行~事隐秘,安世弘不得而知罢了。

    宁泰郡王不准备给安世弘太多时间,在安世弘扫视证词时,宁泰郡王也同时大声地将梁王所行卖国一事说出。

    朝中大臣一片哗然。

    谁都没有想到,大楚的皇帝为了杀死自己的臣子兼族侄,竟不惜出卖国家利益。

    安世弘自从知道遗诏一事,便猜出这次战事的不寻常处。

    如今见真~相被宁泰郡王昭示于朝堂之上,他猝不及防之下,不免惊惧万分。

    父亲若是有了罪,他这个儿子该如何自处,若想坐稳这个皇位,越发艰难起来。

    安世弘脑子飞快转动,企图帮父亲洗去罪名。

    说来,之所以能如此快速准确地拿到证据,说来还要感谢安世弘。

    梁王当日既然出手,虽然仓促有纰漏,但争战多月,也够他拿出时间修补善后,让人拿不到把柄。

    坏就坏在安世弘的突然出手,梁王损命时,也只来得及对儿子说出最重要的遗诏一事,其他的根本来不及交待。

    而梁王一死,派出去的人群龙无首,行~事越发破绽百出了,被有心人盯上并查清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安世弘心念电转间,也知道事不可挽回,为今之计,万不得已之下只好丢卒保帅,暂舍了父亲名声,待日后他除去这几个碍眼的老东西,坐稳了皇位,翻云覆雨也不迟。

    安世弘正色道:“卖国之罪非同小可,父皇身为一国之君,怎会行此昏聩事?这事实在蹊跷。朕势必要查个水落石出,不仅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也要还先皇一个清白。”

    宁泰郡王冷笑:“不知皇上要如何查?准备怎样查?臣这里可是人证物证俱在。”

    说罢,也不管安世弘神情如何,福彩22选5:直接命道:“把人押上来。”

    于是以监军侯公公为首,一串人如提粽子般,被押了进来。

    那些人早被李全的人给收拾过了,知事情不可转变,此时虽面对着安世弘,无视他喷火的狠毒目光,问一答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梁王乃是大楚朝的皇帝,不会自降身份,明着勾结昭夷两国,而是指使监军等人以他们与安世诚有私怨为由,暗暗勾连昭夷两国国君,同时将布防图暗透给两国将领,助着他们攻城掠地,抢夺大楚边境的人口财富,而大楚这边则趁机夺取安世诚的性命。

    人证物证俱全,父亲的罪负暂时是洗不清了。

    安世弘悲痛欲绝:“朕实在不能相信父亲会行此等事。必又是他两国行的奸计。”

    哪知,一干人等被押上殿时,那两国使臣也被悄悄带到殿上来,此时闻言,便呼冤道:“我国国主乃是诚心诚意归降附属的,故特派臣前来面君,此种情况下,怎敢节外生枝。”

    众人这才注意到这两国使臣,宁泰郡王就势又问他二人,他二人只道:“确实贵国监军等人同我国将士有所接触,但也的确没有提及是大楚皇帝陛下的意思,只道是私怨。”

    安世弘便道:“是了,必是这几个阉党因私怨陷害朝之栋梁。”

    这时监军侯公公便又喊冤:“臣确实是受了先皇的指令做事的。众所周知,卢郡王府向来行~事谨慎,不只对先皇尽心尽责,便是对小的们,也是和气的很,四时八节,没少偏了小的们,且他家虽贵却无实权,碍不到别人的青云路。便是卢国公身居大将军之职,却是远在边关,穷乡僻壤的,谁耐烦去那里活受罪。山高路远,小的们和他也没接触的机会,越发不可能生出私怨来。若不是先皇的指令,小的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害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福彩22选5
元配之训妻记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福彩22选5 www.wdtep.com.cn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